蚍蜉撼樹,攜號轉網難破電信壟斷

日前,工信部第二批攜號轉網試點開始運行,江西、湖北、云南三省的用戶從9月21日起可以開始辦理“攜號轉網”業務。

体彩网排列五走势图 www.yhufbk.com.cn 2014年以來,中國電信業的改革層出不窮,各種配套的政策也是拉風而魅惑,“攜號轉網”的宣傳語更是具有很強的審美性,因涉及行業壟斷、巨頭競爭,乃至消費者民生等問題,于是,科技、經濟、社會、心理學等領域的專家,都各出奇謀地解構本次“攜號轉網”試運行,但遺憾的是,我們沒有看到趨之若鶩、萬人空巷、爭相排隊辦理業務的情況,更沒有中國的大媽因“搶先辦理業務”而睡街道,總之,攜號轉網推出后,三地的群眾情緒基本穩定,有網友調侃:大家都忙著去紐約、香港搶iPhone6了,誰還有閑心辦理神馬攜號轉網呢?

事實上,自2010年工信部于天津、海南啟動第一批攜號轉網試點之后,這項業務就像如同一根泛著油光的雞肋,聞著特別香,但吃起來真沒啥東西,四年來成功攜號轉網率僅有0.27%,比筆者“攜夫人出國旅游”的幾率還低了2個百分點。從云南一些大型營業廳來看,第二批試點城市的效果也不會好到哪里去。但即便是成功者寥寥無幾,攜號轉網對于中國電信業來講,也有非常重要的意義,更何況,它仍然帶著“電信改善”和“與國際接軌”的雙料光環。

 

攜號轉網難,難于戒大煙

談到攜號轉網,我想70%的消費者需要百度一下才能清楚其中的含義,他們可能真不知道電信行業還有這樣一種服務,就好像我們村兒鮮有人知道中國有選舉權這么一回事兒,大家看到選票時,都以為是政府發的小廣告呢。第二批試點也基本延續了0.27%的趨勢,業務開放的第一天,昆明最大營業廳金牛營業廳僅僅有10個左右的用戶前來咨詢,申請辦理的就更少了,雖然沒有完整的數據統計,但肯定要小于9人,好不悲涼!

21世紀初期,攜號轉網那架勢簡直就是“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”的高級女神,令人垂涎,讓人幻想;如今時代變遷,當這項業務真正到來時,市場卻如此冷淡,我們不禁要問:中國的電信領域究竟怎么了?

其實,攜號轉網業務遭受冷遇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有運營商客觀流程上的限制,有監管制度的缺失,更重要的則是消費者主管意愿上的降低。攜號轉網政策施行之后,運營商首先思考的肯定不是如何簡化流程,讓消費者辦理起來更加順暢,而是要絞盡腦汁地觀察政策漏洞,設置隱形門檻強留客戶,網上流傳地吐槽:要成功攜號轉網需要30多個程序,也就是說從移動轉到聯通,可能比從河北移民到山西還要困難,至于,那些“666,888”式的靚號就更別指望能安全地轉出來了。

另外,攜號轉網技術方面也沒有得到足夠地支持,之前綁定的銀行、微信、支付寶、滴滴打車等信息,轉網之后會全部癱瘓,運營商沿用2G時代的轉網技術,想想還真是可笑,在如今移動互聯網時代,這顯然不應該再稱之為2G技術,簡直就是2B技術。筆者認為,運營商肯定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,只是政策沒有細致的監管,鉆些空子罷了。

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gating是消費者的轉網意愿降低。目前,中國電信行業雖然競爭不是太充分,但三家運營商的業務套餐價格、服務質量都比較相似,而在客戶密集的大中城市,他們三個的基礎建設也不分伯仲,筆者前兩天去了一趟太原,那里的移動、聯通信號基本沒有差別。

至于說3G制式間的差別和iPhone等明星機型的因素,也慢慢開始弱化,更有甚者,一些消費者因手機制式不同,轉網時需要更換手機,這幾乎直接澆滅了消費者本就不高的小熱情。

總之,如果三大運營商不出現血雨腥風的用戶爭奪戰,單靠攜號轉網帶來的那點“不換號”的好處,實難調動消費者的欲望!

 

蚍蜉撼樹,攜號轉網難破電信壟斷

攜號轉網第一批試點,僅有0.27%的成功率;第二批試點,保守預測0.07%,但慘淡的結局或者說慘淡的預測,不能影響攜號轉網的屬性,如前文所述,它可是帶著“電信改善”和“與國際接軌”的雙料光環。

從本質上講,攜號轉網的開放有利于電信市場競爭、提高運營商的服務水平以及號碼資源的利用率,有些激進主義者甚至認為:攜號轉網有望打破中國電信業的壟斷現狀,威力無比。但筆者認為,攜號轉網在中國充其量就是一種比較溫馨的服務,它只能幫助一小撮消費者的日常轉網行為,而對于中國電信業整體格局,沒有實質性地影響,更何況,這個業務生不逢時,倘若放到十年前可能還有些用武之地。至于說,“打破電信壟斷”說法就更有點天方夜譚了,這就各種磚家都在論證 “房產稅如何降低房價”一樣。

事實上,攜號轉網歸根結底是三大運營商業務端的競爭,它沒有辦法獨自完成打破壟斷的任務,但可以作為一個窗口,充分釋放政策的紅利和監管的力量,也就是說,完善的配套政策和監管手段可以把“攜號轉網業務”改造成殺威棒,瞬間滅了運營商的壟斷威風,國際上也已經有一些成功的案例,比如亞洲的韓國、歐美等發達國家,還有香港(不知道這算不算國際上),這塊被資本主義思想侵蝕了99年的彈丸之地,自1999年實施攜號轉網,而且監管成熟、強勢,到2001年成功率達到32%,常年保持10%以上…只是從目前的狀況看,工信部或者其他boss,估計還沒有準備好利用“攜號轉網”進行深度改革,否則,那些監管者不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有的干脆長睡不起一國兩制于電信業同樣適用,

總之,攜號轉網之于打破電信壟斷,就好像蚍蜉撼樹、杯水車薪、以卵擊石…你可以用任何和“不自量力”有關的詞匯去形容它們的關系,或者換一種說法,在監管充分的香港市場,也不是攜號轉網打破了壟斷,而是更加寬松的競爭環境,催生了攜號轉網的高成功率?;蛐?,我們不用忙著和國際接軌,只要先和“自己”接上軌就已然有很大的進步。

 

電信改善,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

據相關數據統計,中國移動2014年上半年凈利潤577億元,相當于聯通、電信利潤總和的300%,而且憑借搶跑4G的優勢,用戶大增2341萬,聯通則僅有1402萬,至于說,中國電信目前最重要的課題是:如何保證用戶不再繼續流失去,進入2014年之后,已經有534萬的電信手機被扔到抽屜里,永遠不再開機了!打破電信行業的壟斷?更確切地說法應該是打破中國移動一家獨大的格局,顯然,這是個艱巨而漫長的任務,需要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就連見鬼的TD-SCDMA都沒干成這事兒,何況屬性單薄的“攜號轉網”業務呢?

但是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對“攜號轉網”第二批試運行嗤之以鼻,甚至大放厥詞,反倒是應該感到一絲欣慰。誠然,這算不上摧枯拉朽的革命,可在和諧社會里,我們真不太需要革命,而是一點一滴地“改善”,而本次的攜號轉網實行就是這樣的改善,它不是革命,卻足夠給中國電信業帶來一縷溫暖陽光。

電信行業本來就是具有自然的壟斷性質,而相比之下,中國的電信行業已然是最具有革新意識的有關部門了,過去20年里,他們在政治手段的要求下幾次進行重組,從中國電信的獨裁統治,到頒發新牌照組建中國聯通,再到2008年電信業大規模重組,都足以看出這個行業的變革決心。

更重要的是,這些改革和GDP增長有很大不同,他們讓老百姓切實感受到了實惠:90年代的時候,安裝一部固定電話需要托關系、走門路、請人家吃飯,需要排號等待;現在安裝固話,不僅能免費獲得一部電話機,接線人員甚至都不敢喝群眾一口水;21世紀前幾年,移動電話興起,資費卻貴得嚇人,正是聯通的競爭和小靈通的攪局,才有了資費接連下調的場面,我們終于可以和女朋友煲電話粥,每月發1800條短信了;2006年的時候,網絡流量一寸比特一寸金,CCTV4專門做了一期調查:你舍得用手機看新聞嗎?

如今流量費用大幅度下降,莫說查看新聞,就連老掉牙的舊聞,我也常常刷上5遍,哥有的是流量…這種變革甚至讓三大運營商陷入了過度競爭,為了爭奪用戶他們爭相派送大米、食用油、自行車等等,姿態低得一塌糊涂,你又何曾見過中石油和中石化給消費者送過手機嗎?

自2014年開始,中國電信業“改善”政策頻出,像一部平淡的電視連續劇,先是資費放開審批,接著引入虛擬運營商,再到成立鐵塔公司,連同最近的攜號轉網,他們的每一項政策都沒能引發革命,卻是實實在在地改善。古語有云: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,或許20年后,我們再看看中國電信將是另外一片景象,或許比我們腦海中能勾勒出的“革命”更加拉風,更加地波瀾壯闊。